大统新闻信息网

港媒揭秘:帮助暴徒的“香港记者” 证件这么来的|众新闻

?

香港媒体透露:“香港记者”谁帮助暴民,文件都是这样的

在这方面,香港知名媒体人瞿英熙在一个名为“点新闻”的视频节目中表示,这些节目经常在暴徒面前受阻,滥用“新闻自由”来阻止警察执法,以及执法人员“把鼠标放到设备上”“记者”,他们获得记者身份的方式其实很荒谬。

087b-icapxpi3517469.jpg

曲英熙说,这些人只需要加入一个名为“香港记者协会”的组织,并支付约150港币(100港币入场费和50港币记者证申请费,学生只需要入港币20元),然后填写A表,一张照片,即可获得“记者证”。加入协会的门槛非常低。例如,撰写博客的自由撰稿人如果在媒体上发表过多篇文章或者在香港大学的新闻系发表学生,就可以申请加入。

接下来,曲英熙说,这些人可以穿上带有“journa”字样的荧光黄色背心,扮演新闻媒体的“第四权利”,并成为骚乱场景的“指挥官”。

7ef3-icapxpi3517912.jpg

10a5-icapxpi3518231.jpg

但瞿莹莹说这是真的吗?

我们在香港记者协会官方网站上核实,加入“香港记者协会”的过程非常简单,门槛极低,学生只需提供学生证复印件,自由职业者只需要提供其已发表作品网页的链接。然后支付20元(学生)的会员费到100元加入。您可以通过支付50元的费用获得“记者证”。

6868-icapxpi3518878.jpg

然而,在今年7月15日,该协会在其官方网站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澄清了关于申请记者证的消息”,称该协会的“没有会员门槛”是一个谣言。

声明说,加入香港记者协会也需要由其他成员介绍,并经协会执行委员会批准。虽然此请求未包含在官方网站成员资格所需的申请材料中。

8f25-icapxpi3519239.png

但是当我们进一步询问“香港记者协会”的“执行委员会”名单时,我们发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情:绝大多数能够批准谁可以加入并获得“记者证”的人都来自具有相同政治立场的媒体。

8349-icapxpi3519485.png

如上图所示,在其执行委员名单中,显而易见的是,在报告中,暴徒有一种倾向,更常见的是在香港和台湾支持香港独立的台独《苹果日版》,其中两人是他们的执行委员。另一个类似的位置往往是暴民,香港有一个所谓的“本地”背景《立场新闻》,两个人也是执行委员。至于香港电台,虽然它是香港的公共媒体,但也显示出对暴徒的明显偏见,并向警方报案。

与此同时,香港新闻工作者协会主席杨建兴和他所来自的“公共新闻”也在报告中占据了一个明确支持暴徒并袭击警方的立场。

373b-icapxpi3520318.png

我们还专门搜索了自7月20日以来香港骚乱的“大众新闻”报道,发现媒体基本上避免谈论黑人暴徒的行为,但在质疑和抨击法律中使用了大量的笔墨。执法。警方的问题,即使是“内地”和“香港”的报道,也是用“中国”代替“内地”和“香港”。

更为荒谬的是,香港新闻工作者协会会长兼“公共新闻”的杨建兴也与上一任州长彭定康进行了“采访”,让英国殖民者去香港。特区政府乃至“一国两制”。本报告中仍有很多内容将大陆妖魔化。

8982-icapxpi3520538.jpg

因此,当这样一群人控制“香港记者协会”及其“执行委员会”,并控制香港记者证的批准及发放权时,我们不应再问为何香港的一些“记者”会是黑色的。衣服骚乱者,为什么他们阻止执法,到处攻击警察,为什么针对暴徒的暴行被低估甚至选择性失明,甚至为什么他们在没有专业行为的情况下侮辱香港行政长官的“死亡”会议。一系列的异常行为,让我感到惊讶。

f3be-icapxpi3520890.jpg

更令人作呕的是,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这位“香港记者协会”也发表声明,诋毁警方的执法行为。他们声称警察在执法时要求他们的“记者”受伤,并要求对警察进行调查。但我们的《环球时报》记者甚至香港人的眼睛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因为这是因为这些“记者”故意阻挠警察执法,想用“记者”身份触摸瓷器,并让执法者“选择鼠标“。

db2b-icapxpi3521220.jpg

9928-icapxpi3523517.jpg

▲本报记者采访的香港“记者”档案阻止了警察在警方执法,并希望借机触摸瓷屏

fb3a-icapxpi3523926.png

▲图为香港记者协会咬一口,说警方故意袭击了记者

但是,对于那些多年来一直关注香港问题的人来说,这个“香港记者协会”长期以来一直是“臭名昭着”的存在。

例如,去年12月25日,我们《环球时报》报道称,“香港新闻工作者协会”公开批评香港媒体表示“反对台独”的立场,称这是“自我审查”。

7151-icapxpi3524351.png

内地媒体观察网也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详细介绍了“香港新闻工作者协会”的背景,称过去50年来一直保持着“反华”的性质,每年都发布了“妖魔化”。 “香港和内地的年报。”

fcea-icapxpi3524696.jpg▲来自观察员网络报告的截图

报告还指出,“香港新闻工作者协会”经常喜欢用“新闻自由”的旗帜,把“香港独立和台独”的讲话带到舞台上;另一方面,它对“自营”人群的暴行视而不见:当香港混乱的香港媒体经理李志英公开威胁香港《东方日报》记者时,该协会并没有谴责李志英的行为。

f79f-icapxpi3525058.jpg

最后,我们要告诉你的是,在今天(第13次)的香港警方新闻发布会上,一名大陆记者在提出普通话问题后被一些香港“记者”嘲笑和侮辱。内地记者看到,在媒体环境中似乎已成为香港的“黑人社会”,大陆记者在某些香港“记者”出现时不敢说普通话,因为害怕受到骚扰。

这个悲惨的场面再次凸显了今天香港的混乱局面,不仅是街头捣乱的黑人暴徒,还有香港的黄色荧光背心,他们在报道暴徒时戴着“记者”。虽然歪曲事实并制造反对的“舆论暴徒”。

关注香港的情况

主编:吴金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