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骚扰电话一直存在?法制日报:重拳打击个人信息贩卖



严厉打击个人信息销售

法制日报 - 法律网络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韩丹东

实习生江山

会话人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教授刘德亮

郑宁,中国传媒大学法学院法学院副院长,

严格控制沟通渠道

增加补救强度

记者:为什么骚扰电话总是存在?如何治理?

刘德亮:目前,严格禁止在中国骚扰电话的法律规范,因为骚扰电话不是法律概念。大多数骚扰电话都是商业销售或营销,而且它们是广告行为。

一方面,很难骚扰电话,很难找到骚扰电话的来电者,而且打电话的费用特别低。另一方面,缺乏明确和有针对性的法律规范。虽然有一些特殊的治理,但特殊治理不是一个长期机制。

郑宁:首先,严格控制电话沟通渠道的骚扰。首先,为加强语音线路和码号资源的管理,所有基础电信企业都应遵循“谁负责连接谁”的原则,严格检查语音线路和用户资格等“95”, “96”和“400”。利用资源,全面掌握主体的使用,接入位置,资源使用情况,主叫号码等允许传输的信息,定期检查语音中继,上网专线接入,消除违规使用线路资源,严禁非法操作,超范围操作提供线路资源和业务访问。二是加强电话用户合同约束。所有基础电信公司应完善个人用户和群组用户的合同管理,规范用户沟通行为,严格管理关键区号的使用。第三是完全规范营销出境业务。呼叫中心企业应全面规范业务资格,自营和外包业务,包括业务名称,业务委托单位,业务类型和出站业务号码。四是全面清理各类骚扰软件。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应彻底清理骚扰软件和设备信息,如在互联网上“打电话给你”,并切断相关的软硬件推广,销售和使用渠道。

二是全面提高技术防范能力。一方面,基础电信公司必须严格规定企业客户可以使用的数量范围。严格禁止使用透明呼叫技术虚拟呼叫号码或自行修改呼叫号码,并按照有关规定和时间限制拦截所有未经验证的呼叫。保留通信数据,配合源跟踪调查;另一方面,加强骚扰电话截获支持技术系统建设,利用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手段,增强数据共享能力,提高资源利用率。助理电话识别和拦截能力。同时,移动智能终端制造商应支持移动终端配备防骚扰电话的能力。此外,电信管理机构还指导各相关单位充分利用现有的全国防欺诈电话系统和网间互联监测系统,加强骚扰电话监测和标识的相关功能,建立发布联动工作机构。探索建立全面的反骚扰信息服务平台,统计分析用户接受各类商业营销信息的意愿,引导基础电信企业、移动转售企业、呼叫中心企业等.加强商业电子信息的规范传播。

三是规范重点行业的商业营销活动。首先,中国银行业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按照职责分工,加强对金融机构和员工的监督管理,严格规范贷款,理财,信用卡等电话营销活动,并敦促金融机构委托他们。第三方机构的电话营销行为加强了管理。二是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牵头加强对房地产开发企业,房地产经纪人和房地产经纪人的监督管理,严格执行中介机构备案制度,严格规范电话营销行为。三是国家卫生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等负责分工,加强对医疗机构和保健食品生产经营企业的依法监督。四,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文化旅游部负责分工,加强对人力资源服务,旅游等行业,企业和员工的监督,并配合有关部门改进商业信息发布管理系统。严格规范电话营销行为。

最后,依法惩处违法犯罪。公安部率先通过电话查集了一些非法刑事案件,如欺诈,勒索和勒索。仍然提供从事非法和犯罪活动的网络,技术,线路等服务的企业和人员,依法严惩。严厉打击电信,金融,医疗,教育,财产,物流,交付等关键单位的行政机关和工作人员违法犯罪行为,非法出售或者向公民提供个人信息。

增加非法成本

增强的源保护

记者:骚扰电话源于个人信息的披露。在涉及个人信息的披露时,有必要提及个人信息的交易。那么我们应该如何打击购买和销售个人信息呢?

郑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公民个人信息是指通过电子或其他方式记录的各种信息,可单独使用或与其他信息结合使用,以识别特定自然人或反映特定自然人的活动,包括姓名,身份证号码,沟通沟通联系信息,地址,账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等。

严厉打击个人信息的买卖,首先是提高违法违规行为的成本,严厉打击黑生产形势,完善刑事责任和行政监督制度。

一方面,加大对刑事责任的打击力度。随着互联网技术门槛的进一步降低,与网络黑色产品相关的犯罪成本,特别是窃取用户的个人隐私数据,已大幅下降。建立一个网站来收集不到一千美元的个人隐私费用,但调查取证的标准非常高。很难定罪和出售个人隐私,而且判刑很轻,这使得黑人罪犯难以形成令人震惊的影响。

另一方面,建立数据保护行政监督制度,加强对企事业单位个人信息的收集,处理和保管监管,监督和指导行业实践。由于中国目前没有统一的个人数据保护法,在分散的立法模式下,多个监管部门都有个人数据执行功能,卫生部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等机构负责保护个人各自领域的信息。目前的分权立法无法解决监管界限重叠和缺乏执法实践的问题。个人信息保护的抽象原则很难实施到具体的行业实践和执法行动中。

第二是各行业链的联合合作。一是建立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信息安全管理体系。二是促进政府,企业和社会在个人信息安全和生态共治方面的合作。第三,有必要联合各行各业,建立由政府,行业机构,研究机构,互联网行业,安全产品供应商,服务公司等力量共同承担风险和责任的多智能体网络安全生态系统。

三是加强源头保护,增强企事业单位信息安全保护的责任和能力。许多个人信息披露案例表明,企事业单位不完善的数据安全管理机制是数据泄露事件的主要原因。 规定了网络运营商有义务保护用户个人数据的安全以及违反规定必须承担的责任。法律规定,企业和机构建立数据安全管理机制的责任是索赔。这要求企业和机构收集用户个人信息,加强信息安全能力建设,完善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措施,强化信息系统合规性,合资企业质量要求,避免大规模披露用户个人信息。

应在企业内部建立一套严格的管理和控制流程,创新技术,数据安全管理和控制;建立应对个人数据泄漏危机的应急预案,并与监管部门建立应急沟通机制;应对敏感数据进行脱敏,匿名化和去识别。处理,建立数据匿名和别名标准,确保数据泄露时个人信息的安全性;加强员工信息安全保护意识,及早发现和早期发现员工违反规定获取,使用和传播用户数据的行为,避免个人信息泄露泄露;为了打击个人隐私数据的贩卖,我们需要从解决数据利用需求入手,进一步明确大数据交易公司的规则和标准,明确法律和非法界限,促进大数据交易的健康发展。

最后,深化用户的自我保护意识,并利用报告渠道积极沟通。

用户很少关注个人隐私,自我保护能力不足,已成为影响工业安全的主要因素之一。一方面,用户以牺牲自己的隐私为代价交换移动应用程序;过度分享其位置信息,个人身份信息,并安装没有数据保护功能的移动应用程序,为网络犯罪分子提供机会。另一方面,当用户发现诸如个人隐私数据之类的过度黑人行为时,他们不知道报告并且证明能力不足,这是这种黑人产品管理的难点之一。

培养用户的报告意识和习惯,政府和平台积极配合,切实切断数据泄露源,积极发现泄密和销售情报,准确打击违法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