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数学曾是你的梦魇「儿童数学启蒙」也许可以救救你的孩子

↑单击蓝色字符“IT Orange”

每天了解一下风险投资

RVhE9qQY0IB90

6月27日,IT Orange邀请Max Planet的首席执行官Dai Huan在IT Orange教育交流小组中分享儿童数学思维启蒙领域的创业历程和创业经验。

以下是麦欢CEO戴欢的全文:

为什么要进入这个领域

早在2017年,Max就开始开发整体课程开发和产品开发。当数学思维启蒙领域成为2018年最受欢迎的教育电路之一时,公司才刚刚赶上了这一趋势。

我们首先开始关注数学思想和启蒙领域。从父母的角度来看,我们发现了这个行业的阶段和痛点。根据以往的工作经验和国外的研究成果,数学思维能力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

具有早期数学思维能力的儿童在以后的学习表现和工作表现方面会更好。这在当时的大量研究中得到了验证,包括跟踪学生。但作为家长,我和我的同事对当时的数学启蒙解决方案并不满意。

RVhE9qt7bBdmKj

Meth planet对现有解决方案的评估

大多数家长希望依靠幼儿园来解决儿童数学启蒙问题,但实际上,国内幼儿园教师的教学能力参差不齐,教学专业性难以保证。在幼儿园,由于教育和教育相结合的工作性质,加上师生比例较高(国内幼儿园,小,中,大班),师生比例基本上在1: 15到1之间: 18),很难实现个性化教学,总体而言,园区教师的教学能力相对较弱。

同时,由于课堂时间的设置和教学资源的配置难以实现,很难在幼儿园完成全面的数学启蒙教育体系。一线城市的很多家长会选择走出公园,报告儿童到大班后对儿童数学和英语的启发。

客观地说,大多数培训机构很难确保雇用具有学前教育背景或专业教学背景的教师。同时,培训机构希望能够在短期内迅速做出所谓的教学效果,引导家长付费,因此课程内容的设计,很多时候都会偏向功利主义。在教学过程中,一些院校会通过灌输给孩子们教小学的内容,然后让孩子们以表演的形式呈现给父母。

这种教学内容和教学形式对儿童学习习惯的发展和学习兴趣的培养产生了负面影响。此外,这类课程的费用也很高。以一线城市为例。当时市场上的机构很少,单一班级的机构不到200元。每年的成本是1-2百万。对于如此高的学费,许多家长会考虑:由于学前教育的知识相对困难,你能教自己吗?

事实上,如果没有专业的教学和培训,家长就无法在教学技能和教学内容方面达到专业教师的水平。由于没有系统的学习内容规划,没有足够的教育资源(包括教材和教具)来支持,父母在教学时对乐趣和科学不感兴趣。有些家长可能会过度干预,导致孩子失去学习的自主权。有些父母可能因为缺乏耐心而导致孩子沮丧,同时导致孩子对学习的兴趣下降。在没有合适的解决方案的情况下,Mais Planet的团队决定制作一个数学启蒙产品,以满足该领域尚未解决的问题。

判断行业趋势

在需求方面,父母越来越重视教育。教育投资的时间不断转移到早期阶段,家庭投入的资源也在增加。

在供应方面,无论是园区内还是市场上的培训机构,优质教育服务的供应都很少,整个市场仍处于初期阶段。

整体教育服务的在线教育:观察表明,父母社区不断振兴,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速度加快,用户对互联网服务的接受程度提高,支付意愿和支付能力正在增加。

基于以上三个判断,我们认为在线学前教育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产品&服务表格选择

市场上的典型产品和服务

基于工具的产品,基于工具的产品是第一批在线教育产品。此类产品的价格相对较低,父母的支付门槛不高,产品主要以游戏形式出现,使用门槛低,易于上手。然而,从“准备和测试”的闭环角度来看,这种类型的产品设计缺乏系统合理的课程体系,较少的教学干预,更多的强调实践,更多的碎片化。

录制和播放产品,此类产品最初以DVD的形式出现,产品的价格不高,一年约1000~2000元,父母的负担并不大。产品的交互基本上是基于单向输出,缺乏交互性。在数学学习领域,儿童缺乏实践和操作的影响是巨大的。儿童需要大量的操作和实践来积累经验并加深他们对数学概念的理解。

直播产品,这些产品中最典型的是VIPKID,直播型产品都是基于他们的服务形式,价值感是最高的,一对一或一对一的小班模式互动更好,大班互动互动性差,不适合学龄前儿童的学习特点。但是,由于这种强烈的互动,整体定价也更高。因此,对于公司而言,一方面,公司经过现金流后的整体业务较好,但另一方面,由于支付门槛很高,产品销售成本较高。实时产品形式需要在后期进行持续的服务投资。公司的教师资源储备将进一步扩大财务负担。公司的财务结构可能会紧张,影响长期盈利能力。

优质教学服务的要素

RVhE9rCEPoANFM

优秀的教学产品和教学服务应以质量第一。理想的数学启蒙教学服务包括以下要素:具有经验和专业教学技能的教师需要进行整体教学活动。需要有科学的教学理论来支持和指导;充分准备教材,教学计划和教具;教师应根据学生的表现提供实时反馈,并根据观察和评估数据进行调整。优化后期教学计划。

建构主义教学形式带来的启示

在传统的教学场景中,教师作为核心输出方向一个方向输出大量信息,学生处于相对被动的接收状态。建构主义的教学理念强调以整个教学场景以儿童为中心的建构。老师为孩子们积极探索提供了大量资料。

通过系统性的,有意识的设计一系列的活动内容来保证学习的主题和难度的螺旋式上升,在游戏化这种活动的情境之下,再根据儿童的表现,老师作为辅助者提供针对性的提示,引导和演示,帮助儿童完成教学活动,然后通过反复实践来帮助儿童积累足够的经验,从而自主建构对于概念的理解。

目前有些学校开展的翻转课堂也是类似的逻辑:除了有科学的教学理论的支持以外,老师还需要配合相应的教具去设计自己的教学方案在具体的教学执行过程当中,需要根据儿童的表现来提供适当的反馈。在不断地观察儿童反应的过程中,调整和优化未来的学习计划。

优秀的教学服务,应该能涵盖以上所有的元素。这样的教学服务,是否有可能产品化呢?

以技术手段将优质教学服务产品化的方法

数学作为一个高度结构化的学科,其知识体系相比语文和英语更为清晰,其产品化的可能性自然也是最高的。所以迈思星球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设计完整的教学体系,并且营造一系列跟生活相关的情境,(儿童的学习都要基于其实际生活经验出发),同时,在这种情境当中搭配虚拟的教学素材并设计教学的任务。

在任务中根据孩子的操作和表现,系统会提供针对性的指导,最终把探索和教学的环节融合在一起,真正的帮助孩子从零基础开始,循序渐进的掌握成长过程中必备的数学思维能力。作为一个专业团队,迈思星球对于教学的有效性进行了一系列追踪和验证。

教学有效性的追踪和验证

XX从2018年开始,Maxi Planet邀请第三方研究小组进行大规模结构化对照实验,从市,县和农村地区的多个地区选择不同的幼儿园,每年样本超过1000人。跟踪。这是数据的第一阶段:

RVhE9rY3xm7VTZ

在2018年9月学期开始时,Maxi Planet开展了参与该项目的儿童的第一次学习能力。从数据中我们发现,农村和城市地区的儿童在数学思维能力方面存在显着差距。结果与我们的日常经验一致。同时,同一地区同一园区儿童的数学思维能力也比较接近。

在完成儿童基线测试后,Maxi Planet将孩子随机分成两组,其中一组用作实验组,使用Maxi Planetary Learning Course进行教学干预。同时,另一组被用作对照组,没有进行任何教学干预。

经过一个学期的研究,到12月学期末,研究小组对样本进行了第二次测试。在该测试中,发现实验组中使用Meth行星疗程干预的儿童与不使用它的儿童进行了比较。对照组中研究地球的儿童的数学思维能力相对较大。

以城市小班为例,在之前的测试中,实验组的平均得分为54分,对照组的平均得分为58分。相对而言,实验组略弱于对照组。然而,在测试后的分数中,实验组的平均分为66分,平均分增加了12分,但对照组的平均分仅增加了5分,达到63分。实验组不仅超过了对照组,而且还超过了整个分数。改善程度是对照组的两倍多。

这个过程当中,对照组分数的提升,主要在于在幼儿园接受正常教学以及儿童自身生理发展带来的认知水平的进步。实验组得分的明显提升主要原因在于以迈思星球作为学习内容进行了教学干预。

在农村的小班案例中,实验组和对照组在前测环节当中得分基本一致,但是在后测过程中,实验组提高了19分,但是对照组仅提高了6分,两者的提升幅度相差3件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唯一的变量就是提供迈思星球作为学习的课程。我们可以看到迈思星球的干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这个课题目前还在持续地进行当中,这个学期迈思星球也陆续开展了几次测试,今年的暑假期间,课题组会完成第四次的测试并拿到二期的数据,相信长期持续的话,使用迈思星球进行学习的儿童,在数学思维能力方面与不使用的儿童差距会越来越明显。从数据的表现来看,迈思星球的教学有效性已经得到阶段性的验证。未来我们还会持续的推动这样的课题,从更长周期,更大规模来验证整个教学的专业性。

还有一件事:教育从业者的自白

RVhE9ruATdVUoh

投资人在看项目的时候,更多关注的是规模,成长性,盈利能力这一类的商业指标。但是教育是一个社会属性很强的行业,教育公司天然有社会责任。在中国,教育又是最受关注而又最容易招来批评的行业之一。

中国的家长可能是世界上最焦虑的家长,造成焦虑的原因,主要来自于以下几个方面:

教育水平可能会决定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从而影响他未来社会资源的获取能力;

XX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导致了教育竞争的普遍存在;

国内进一步研究的道路使教育竞争加剧为教育军备竞赛。竞争不断提前,强度不断增加。

除了使用政策来保证教育的公平性之外,还有一种更有效的方法来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应,同时优化资源的分配模式。

几千年来,教育行业始终有两个人人都想追求的最终目标。一个是教导和无阶级,并确保教育的公平性。另一个是根据学生的能力教育学生,希望追求教育的个性化。

传统的依靠教师做教育服务的模式在这方面会遇到巨大的瓶颈,即优秀的教师培训时间较长,培训成本较高,但服务半径较小,从而导致服务成本上升。高,所以这个类别的质量资源总是稀缺,总是很高。

如何利用技术来平衡或平衡教育的两个目标,我认为这可能是我们这一代教育企业家的责任和使命。我们经常折磨自己:技术可以用来大规模生产高质量的教育资源,同时使服务的边际成本足够低,以增加行业中优质教育资源的供应,并增加教育资源配置的有效性?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相信我们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华兴阿尔法长期以来一直关注早期和中期教育领域,并积极为企业家提供全面的融资援助。执行董事徐乐阳也就教育产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发表了看法: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是一个共同话题,传统教师的积累只能解决部分存在的问题。利用更好的技术来改善教育资源的稀缺性,同时考虑到教育的个性化,是从业者和投资者愿意努力的方向。

正如AI需要结合行业来充分利用它,我们相信教育总是分层的。学习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教师的角色永远不会缺席。然而,恰恰是因为“麦斯星球”拥有最初的团队和精心打造的产品,它为更多的学生提供了正确认识自己的机会,同时也为后续的个性化教学提供了更客观的评价。精细指南。

以上是此共享的全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