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再别职教(2017)

  【老照片,旧文字,记于17年8月初,再别职教】

  12334394-5a475ad24455a9eb.jpg

  DSC.jpg

  上周,工作调整,离开了前前后后干了十六七年的职业教育。

  到这个单位就干职业教育,一气干了十四五年,之后,出去溜达了四五年,又回来继续干,又干了两年。

  宣布之后,先是如释重负,长舒一口气;很快又怅然若失,有些莫名其妙的愁绪。

  一个活干时间长了,总或多或少有些爱恨情仇。

  回顾干职业教育的日子,一团乱麻,一地鸡毛。

  很坚定的认为,职业教育很有价值,很有意义。

  很想干好,很应该干好,确实很努力地干了,也确实干得没有想的那样好。

  职业教育这活,真的挺难干,似乎越来越难干。

  有着太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些时候,很无能为力。

  认识了一帮很能干、很敬业的领导、校长和同事,经常为了共同的心愿,争的面红耳赤,有时甚至拍案而起,在吵吵闹闹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新理念,新模式,新体制,新体系。

  这些年来,除了难干,也有很多值得回忆的美好东西,有人,有事。

  离开了,就离开了。

  有人祝福,有人叹息。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前路,往前走就是。

  有无人识,有无故人,木有关系。

  踏实走好以后的路。

  也会默默的关注还在干职业教育的伙计们。

  12334394-6e6cebbeeb16d232.jpg

  DSC.jpg

  12334394-31ff8874e102cbee.jpg

  DSC.jpg

  12334394-7df5c633d20762f9.jpg

  DSC.jpg

  12334394-4af3273e2626f4c1.jpg

  DSC.jpg

  12334394-eb0eb7a1513cec64.jpg

  DSC.jpg

  12334394-725b0560f651f602.jpg

  DSC.jpg

  12334394-d068a38761fecf2c.jpg

  DSC.jpg

  12334394-55de52685fd370fe.jpg

  DSC.jpg

  12334394-070725ef5b4a682f.jpg

  DSC.jpg

  12334394-a69bf8ce984d962a.jpg

  DSC.jpg

  12334394-56e9a6b0549e852a.jpg

  DSC.jpg

  12334394-bc620e0e8fd4a25f.jpg

  DSC.jpg

  12334394-e496f3d098bb2d36.jpg

  DSC.jpg

  12334394-8feb025c404ce35f.jpg

  DSC.jpg

  12334394-f7c809ececbcfcec.jpg

  DSC.jpg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