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意大利汉学家鲍夏兰:我最高兴的事就是让更多意大利学生深刻了解新中国

?

CqgNOl1GwzeAZ8r9AAAAAAAAAAA588.600x399.jpg

意大利汉学家Baushara Lan

国际在线报道(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尹鑫):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汉学教授薄夏兰教授是中意建交后首批在中国留学的意大利学生之一。 40多年来,她一直致力于中国文化研究和中文翻译。她10年来第一次在意大利翻译并出版《李大钊选集》,并一直坚持促进中国文化在她的国家的传播。最近,记者走访了高级汉学家,并听取了她与新中国无可比拟的关系。

夏天结束了,学校度假了。当记者来到门口时,鲍小兰女士正在给她的花园浇花。几个月后,她将正式退休。她学习中国文化已有40多年,她出生于1949年,与新中国同龄。在谈话中,鲍小兰解释了为什么她选择在大学读中文专业:“因为我已经说英语和法语,我不想选择会让我感到疲倦而且必须改变的东西。”我想选择一些非常困难的东西,但会继续做一辈子。我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我学习中文,我从来没有学过。中国文化是深刻而深刻的,文学,诗歌,哲学和历史都是无所不包的。“

1970年,意大利与新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两国在各个领域的交流与合作逐步形成机制。 1973年,毕业于威尼斯大学中文的鲍夏兰在第二年成功申请了中国学生和外国学生的名额。它成为建交后最早留意中国的意大利学生之一。在1974年至1976年的两年间,她就读于当时的北京语言学院和北京大学。除了学习,她和其他国际学生也进入了中国人民,了解中国发展的各个方面。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学习的经历使包小兰无穷无尽:“着名模范工人(张秉贵)是我的主人。我丈夫和我在百货公司工作了一个星期,在那里卖糖。因为两个外国人在卖糖那么当时糖果柜台的顾客太多了,这很有意思!“

在北京大学学习期间,鲍夏兰研究了中国共产党成立的历史。其中,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和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引起了她强烈的研究兴趣。出国留学后,她回到了意大利。她仍然利用自己的工作来研究李大钊的理论工作:“他(李大钊当时)是北京大学图书馆馆长,指导许多年轻学生走上共产主义道路,他还写了一些精彩的东西。他还写了一篇深刻的文章,特别是他的《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它引入了年轻学生第一次如何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问题。这些观点非常明智。“

在阅读李大钊的作品时,鲍夏兰发现他的中文水平还不够。原作中使用的半文本和半白色风格使她在理解原文时遇到了很多困难。而且,在当时的意大利乃至整个西方,研究李大钊思想的人都非常罕见。她不知道要求谁或交换研究思路。所以鲍夏兰决定自费再次去中国。为了节省出国留学的费用,她做了一名英语老师,做过翻译,甚至去报社做夜间看门人。最后,在1980年秋天,她再次来到中国学习:“我明白我还需要更多的学习和提高我的语言技能。我在1980年秋天再次去了中国。(社会科学研究所)”李大钊研究所“有两三位教授邀请我讨论研究,给我推荐材料,并给我他们的研究成果和李大钊的原创作品。在我和他们交谈之前,我研究了李大钊的生活,读了一些书,从那以后,我开始翻译李大钊的作品。“

返回意大利后不久,鲍萨兰正式进入博洛尼亚大学教授中国和中国文学。在对中国历史和诗歌的研究着迷的同时,她将大量的闲暇时间用于翻译李大钊的作品。 10年后,她终于在1993年出版了意大利版《李大钊选集》,填补了意大利汉学领域的空白。空白。回顾几年来我在意大利学习汉学和传播中国文化的时间,鲍小兰说,更多的意大利学生可以对中国有一个深刻的了解,并使她的研究追随者成为最激动人心的事情:“我选择(研究李大钊,因为我总是选择艰难的方式。当时,意大利没有人翻译过他的作品,所以我想尝试一下。努力工作最终将成为一种精神享受。我见过意大利版(《李大钊选集》学生们会告诉我他们写的相关论文,这让我非常满意。“

现在,鲍小兰平均每两到三年来中国参加研讨会或拜访老朋友。在将近70岁的时候,她目睹了新中国不断变化的变化。她说,在未来,她将继续向更多的意大利人传达在中国的视觉和看见的感受,并继续向人们讲述与中国有关的故事:“我还要整理我收集的中国照片。过去的40年。也许我会举办一个展览,也许是一本书,我会在书中加入评论。“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