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揭秘:美国死刑犯的最后24小时是如何度过的?

  辨法析理2天前我要分享

  在废除死刑成为西方国家主流的情况下,美国是少数几个仍然保留死刑的国家之一。通常杀人犯、连环杀手、恐怖分子会被判处死刑,处决方式有注射和电刑两种,以注射为主。尽管全美有21个州废除了死刑,但仍然将近有3000名死囚等待着处决。

  

  美国监狱会对死刑犯的最后24个小时作出极其周密的安排

  在美国,一个死囚平均要等上二十年才能等到死刑的执行。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法律为死刑案件设计了多轮上诉复核程序,其次是因为美国浓厚的宗教氛围和主张废除死刑的大环境。几乎所有死刑犯都会不停地上诉,坚持到死刑执行的最后一刻。一旦到了最后时刻,行刑人员和狱警会马上作出极其周密而又精确的处决程序。

  

  美国处死囚犯最常用的是注射

  死囚的最后一餐饭和临终遗言是需要准备的两个重要事项,每种可能发生的状况都要考虑在内。最后24个小时的每一秒都要严格遵循一个常规程序。狱警、牧师、律师、家人都有各自的角色和任务。

  

  行刑室的电话,以备死刑最后一刻被撤销

  艾伦·奥尔特博士是乔治亚州前惩教主任,执行过五次死刑。他说:“死刑执行指导书明确了执行程序,精确到了小时,甚至分钟,对囚犯、行刑室各种事项、证人和家属都有安排,这道程序从未变过。” 随后他揭秘了死囚的最后24个小时是如何度过的。

  

  死囚牢房

通往行刑室的路线沉重而又庄严。来到行刑室,囚犯被押送下车,然后被送了进去。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看见天空。

  

  晚上9点,这是死囚的最后一觉。死囚被送到了行刑室,受到了密切监视,直至死刑执行。狱警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很多囚犯都渴望自行了断。行刑室旁还配备了一个单人房间,里面有一张床、一个淋浴、一个马桶。现在到了死囚享用他们人生最后一觉的时间了,但很多人根本无法入睡,只能用来回想自己的一生。

  

  行刑室旁的房间,里面有床、马桶、淋浴

  凌晨4点半,这是他们最后的叫醒电话。很多囚犯会在凌晨4点半被叫醒,这意在为最后的请愿或其他待解决的法律问题留出时间。从这时起,犯人可以和家人和朋友共度一些时间,也可以跟牧师交谈。房间里通常会有一张桌子,犯人可以写下自己的想法。他们也被允许打几个电话,他们写下号码,狱警代为拨号。

  早上8点,从这时起,禁止一切探访,犯人唯一可以接触的是牧师和狱警。牧师说,经常有死囚告诉他说他们有多害怕,还有人会写信,甚至有人唱歌。行刑人员这时也开始检查行刑器械,看是否能正常工作。

  上午10点半,死囚们的最后一顿午餐。毕竟不是最后一餐饭,所以供应的只是简单的监狱食品。

  下午3点钟,使用电刑的犯人需要剃头,这样电流可以快速通过犯人的身体。

  下午3点半,死囚们换上新衣服。这套新服装是犯人进入行刑室后发放的,比一般的监狱服装要好看些,换装之前通常要洗个澡。

  

  下午4点,死囚们的最后一餐。犯人们被允许写下他们想吃的东西,但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最后一餐是有预算的,一些州规定不能超过15美元。连环杀手泰德·邦迪的最后一餐点的是五分熟牛扒、煎蛋、土豆泥、黄油火腿吐司、牛奶和橙汁。麦克维的最后一餐是两品脱的薄荷巧克力片冰淇淋。

  下午5点,死刑执行见证人抵达。他们通常是记者,家属,朋友,或者是陌生人。他们需要安静地来到行刑室。

  下午6点到晚上8点,死囚们最后的散步。每个州的时间各有不同,但一般都在傍晚。犯人们被允许在房间和行刑室之间散步,尽管只有几步路,但也是他们所能走的最长的路了。散步时,一般有5名狱警陪同。

  

  死刑见证人观看死刑执行的房间

  行刑前15分钟,注射已经准备停当。医生不会参与行刑,因为这有悖于他们的职业准则,因而由一个专家队伍来执行。

  行刑前几分钟,行刑室的窗帘被拉上,犯人被允许说出自己的临终遗言,但各州情况不同。肯塔基州允许说2分钟,宾夕法尼亚州不允许说,只能写下遗言。

  行刑:牧师把手放到死囚身上,然后一个生命终结了。

  收藏举报投诉

  在废除死刑成为西方国家主流的情况下,美国是少数几个仍然保留死刑的国家之一。通常杀人犯、连环杀手、恐怖分子会被判处死刑,处决方式有注射和电刑两种,以注射为主。尽管全美有21个州废除了死刑,但仍然将近有3000名死囚等待着处决。

  

  美国监狱会对死刑犯的最后24个小时作出极其周密的安排

  在美国,一个死囚平均要等上二十年才能等到死刑的执行。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法律为死刑案件设计了多轮上诉复核程序,其次是因为美国浓厚的宗教氛围和主张废除死刑的大环境。几乎所有死刑犯都会不停地上诉,坚持到死刑执行的最后一刻。一旦到了最后时刻,行刑人员和狱警会马上作出极其周密而又精确的处决程序。

  

  美国处死囚犯最常用的是注射

  死囚的最后一餐饭和临终遗言是需要准备的两个重要事项,每种可能发生的状况都要考虑在内。最后24个小时的每一秒都要严格遵循一个常规程序。狱警、牧师、律师、家人都有各自的角色和任务。

  

  行刑室的电话,以备死刑最后一刻被撤销

  艾伦·奥尔特博士是乔治亚州前惩教主任,执行过五次死刑。他说:“死刑执行指导书明确了执行程序,精确到了小时,甚至分钟,对囚犯、行刑室各种事项、证人和家属都有安排,这道程序从未变过。” 随后他揭秘了死囚的最后24个小时是如何度过的。

  

  死囚牢房

通往行刑室的路线沉重而又庄严。来到行刑室,囚犯被押送下车,然后被送了进去。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看见天空。

  

  晚上9点,这是死囚的最后一觉。死囚被送到了行刑室,受到了密切监视,直至死刑执行。狱警们都知道,这个时候很多囚犯都渴望自行了断。行刑室旁还配备了一个单人房间,里面有一张床、一个淋浴、一个马桶。现在到了死囚享用他们人生最后一觉的时间了,但很多人根本无法入睡,只能用来回想自己的一生。

  

  行刑室旁的房间,里面有床、马桶、淋浴

  凌晨4点半,这是他们最后的叫醒电话。很多囚犯会在凌晨4点半被叫醒,这意在为最后的请愿或其他待解决的法律问题留出时间。从这时起,犯人可以和家人和朋友共度一些时间,也可以跟牧师交谈。房间里通常会有一张桌子,犯人可以写下自己的想法。他们也被允许打几个电话,他们写下号码,狱警代为拨号。

  早上8点,从这时起,禁止一切探访,犯人唯一可以接触的是牧师和狱警。牧师说,经常有死囚告诉他说他们有多害怕,还有人会写信,甚至有人唱歌。行刑人员这时也开始检查行刑器械,看是否能正常工作。

  上午10点半,死囚们的最后一顿午餐。毕竟不是最后一餐饭,所以供应的只是简单的监狱食品。

  下午3点钟,使用电刑的犯人需要剃头,这样电流可以快速通过犯人的身体。

  下午3点半,死囚们换上新衣服。这套新服装是犯人进入行刑室后发放的,比一般的监狱服装要好看些,换装之前通常要洗个澡。

  

  下午4点,死囚们的最后一餐。犯人们被允许写下他们想吃的东西,但与一般人想象的不同,最后一餐是有预算的,一些州规定不能超过15美元。连环杀手泰德·邦迪的最后一餐点的是五分熟牛扒、煎蛋、土豆泥、黄油火腿吐司、牛奶和橙汁。麦克维的最后一餐是两品脱的薄荷巧克力片冰淇淋。

  下午5点,死刑执行见证人抵达。他们通常是记者,家属,朋友,或者是陌生人。他们需要安静地来到行刑室。

  下午6点到晚上8点,死囚们最后的散步。每个州的时间各有不同,但一般都在傍晚。犯人们被允许在房间和行刑室之间散步,尽管只有几步路,但也是他们所能走的最长的路了。散步时,一般有5名狱警陪同。

  

  死刑见证人观看死刑执行的房间

  行刑前15分钟,注射已经准备停当。医生不会参与行刑,因为这有悖于他们的职业准则,因而由一个专家队伍来执行。

  行刑前几分钟,行刑室的窗帘被拉上,犯人被允许说出自己的临终遗言,但各州情况不同。肯塔基州允许说2分钟,宾夕法尼亚州不允许说,只能写下遗言。

  行刑:牧师把手放到死囚身上,然后一个生命终结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