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一个正团退役军官决定去工地打工

  原创一号哨位2019.8.11我要分享

  从军28载,正团职军官杨鸿,选择了自主择业退出现役。重新步入社会,他想把自己捏碎重塑,于是,他决定去工地打工。

  在工地的近半年时间,他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哨位君联系到他本人,倾听了他打工前后的心路历程,现在把他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退役后,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答案。

  口述:杨鸿 记录:哨位君

  离开部队当天,卸了肩章,提着行李回到家,我一个人呆坐了很久。

  可不是嘛,自主择业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但终归也是某种“怀才不遇”的决断。我也想着自主干点“大事业”,但心里头总有个梗过不去。

  当天晚上,我梦见了去世的父亲。

  那是28年前的场景,他站在开满油菜花的村口,送我去部队。我正抹着眼泪,就听见身后父亲的声音:瓜娃子别怂,干出点名堂来!

  梦醒了,我也想明白了,自己已不再是人武部政委了,从今往后就是个社会的“新兵”,从头学起。

  想了很多,我决定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去打工,彻底沉淀一下,至于未来的事业,明年再规划。

  后来,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这样选择,原因真的很简单,我就是想把自己揉碎,然后重新开始。

  

  人武部任政委时为军属敲锣送喜报的我(右)

  01

  2017年8月31日,阳光燥热,我扛着铺盖卷,正式到工地报到。

  走之前我跟朋友说,别在外头说啥负面的话,我就是去锻炼锻炼,我之前都谢绝了北京两家媒体、一家央企的高薪邀请了。

  我跟老婆说,反正自主每个月还有钱,你就放心让我去吧。

  我还想女儿说几句的,结果她直接塞给我一句:爸,正好去减肥哈……

  工地是我通过上网查询,确定的河北固安县一家建筑公司。应聘时,我刻意隐瞒了之前的经历和身份。由于没有工地经验和技术,只能做小工,月薪4000元。公司领导问我干不干,我毫不犹豫地说:“干!”

  这是一处正在兴建居民小区的建筑工地,有10个左右的新楼,楼群主体已经起来,还有几栋还未封顶。项目经理安排一个姓张的小伙儿做我的负责人。我抱着被褥跟着他走过工地,来到一个二层楼的简易工棚,他推开二楼一个房门说:“住这间吧,现在就这个房间空着。”

  站在门口往里望,只见满地的烂鞋破袜、旧衣服,还有废弃的矿泉水瓶和啤酒瓶。床是一个大通铺,由几块斑驳呲裂的破床板和复合板拼成,可以睡六七个人。

  

  工地上的简易板房

  放下背包,我从隔壁屋子借来一把铁锹和扫帚开始打扫,然后出去找到一家超市,买回拖布、灯头、灯泡和一把挂锁,回来安上后,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我又把床板、窗户和地面擦了一遍,打开背包,铺上被褥。这时,我已是满头大汗,上衣也湿透了。等我去洗漱时,隔壁做架子工的彝族工友,早已鼾声如雷。

  透过窗户,我看见塔吊顶上的白炽灯,在无边的夜空里闪着清冷的光,夜里的工地一片宁静。

  这让我想起了新兵连的第一个夜晚,我就是这么愣愣的望着山顶哨塔的灯光,只是当年那个年轻人,如今成了47岁的大叔。

  

  旧照

  02

  打工的第1天。工地每天早上7点上班,11点下班吃午饭和午休,下午1点上班,6点下班。

  作息比部队还紧凑。

  我把手机闹铃设到早上6:20,结果整理、洗漱完,还是晚了——没有吃早饭的时间了。

  我的工作是为一二号楼的地下室窗户修理毛边,再在窗框子和墙的结合部抹上水泥。小张给我找来一顶红色的安全帽、一把铁锹、一个抹水泥的工具后,就离开了。

  我两眼一抹黑,只好揣测着要求干活。

  修整完两栋楼的地下室窗户,我又按照小张说的比例,用沙子和水泥调“灰浆”,一次调大半桶,正好拎得动。我随地捡了一个残破的塑料板,挑一点灰浆搁上面,再用小张给我找的工具,一点一点往窗框与墙的结合部上抹。

  这一天,除了吃午饭和短暂午休一会儿,到下午6点下班时,一号楼的地下室窗户还有两个没抹完。吃晚饭时,想到就我衣服最脏,为了不影响别人食欲,先回宿舍简单洗了一下。等我换了衣服和鞋子,跑到饭堂时,厨师正在刷锅,他抱歉地告诉我,不仅菜没了,饭也没了。

  出去找了点东西吃,走在路上都腰酸腿疼,一看手背还弄出了好几道伤口。

  

  打工期间的我

  03

  人生第一次留起了胡须。

  一来没时间打理,二来借机满足了一下内心对狂野造型的追求。

  当然,我也习惯了劣质香烟和十块钱一瓶勾兑酒的味道。想跟底层的民工打成一片,就必须适应他们的喜好,我甚至都学会了好几首伍佰的歌: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你远眺的天空,挂更多的彩虹……”

  

  留起胡须抽烟

  工地里算上我,一共有7名退伍军人。

  退伍兵老宋50多岁了,虽然早已心生归意,但因为包工头每年都要扣押一部分工钱,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不知何时才能给他彻底结清。

  因为常年在外打工,他没有时间教育孩子,儿子从小就痴迷网络游戏,以致成年后一事无成,甚至还要在家“啃老”。

  我和老宋经常摸黑蹲在工地小卖部外面蹭WIFI,听他跟儿子视频时互相斗嘴。

  

  跟工友一块自拍

  退伍兵老窦是工地上“最靓的仔”,身板笔直,除了冬天永远穿一件洁白的衬衣和藏青色的裤子。要知道,工地上尘土飞扬,每天要保持衬衣的洁白,还真具挑战性。

  要是下雨,他就穿上长筒雨靴,把裤脚捋顺了放在里面,我甚至看到过,他用衣服架拿着干洗回来熨烫得笔挺的外套,穿过工地。

  老窦比我大5岁,1985年入伍,曾在空军服役5年。

  老窦当年担任电报员表现优异,部队本是把他作为干部苗子培养的,偏不巧赶上政策调整,部队开始以大学生和军校生为主产生干部,他失去了提干机会。

  复员回乡后,根据当时的政策,他顶父亲的班,进了供销系统,以工代干干了几年,又赶上当地政策调整,未能转干。后来,他辞职经商,几年后血本无归,最后来了工地,也是从基层干起,不到一年,就进入了管理行列,至今已在工地干了十多年,现在在一个承包商那里当经理,据说年薪不低。

  

  为工友搬行李的老窦(左)

  每个人都有一堆退伍后的前尘往事,但我从未听他们在工地上抱怨过什么。

  04

  工地上有大量的重复性的枯燥的工作,以及极有规律的作息(很多工友晚上七点就睡下了)。

  我干过十几项不同的活。

  一个人到地下停车场,清理搬运施工后遗留的钢管、木方,拾捡钢筋头和废铁。

  一个人守在马路上,清扫施工车辆路过后遗落的土灰等杂物,防止扬尘。

  还有各种泥工木工搬运的活等等。

  

  打工

  

  来工棚躲雨的流浪的小动物

  但我最难忘的,还是和工友朝夕相处,一起上工,一起流汗,一起吃饭和住宿,一起抽喝廉价的香烟和白酒,一起急切地等待被拖欠已久的工资,共同品尝打工的艰辛和底层生活的日子。

  2017年12月31日,工地打工第122天,也是我打工的最后一天。本来,我打算至少干满半年,但进入冬季后,环保要求严,工地不准室外作业,再者天气严寒,也不适合混凝土浇筑,工地开始给民工放假,我只好提前结束了这次打工生活。

  我把每天写打工日记的电脑收起,被子褥子捆好,洗漱用具装起来。来工地后,我一直捡工友们扔弃的旧手套戴,朋友送我的10多双新手套就省下来了,我连同自费购置的一些工具,还有那个电热扇,都给工友们留下了。

  来工地之前,我是个大腹便便,谢顶秃发,身患“三高”的自主干部;离开的时候,我像个“毕业”的新兵,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人生没有一成不变的境遇,要上得主席台,下得工地,对一切安排都要能够宠辱不惊,坦然处之。

  世界上只有卑微的工作态度,没有卑微的工作。对退役军人来说更是如此,人生转折的时候,轻装上阵,即使卑微如蚁,也逐萤火之光。

  

  工棚一角

  05

  离开工地后,我回四川见到了同年兵张明洪。

  他是我们那一届的“小鲜肉”,年龄最小,英武帅气。

  谁曾想退役27年来,他就一直骑三轮车帮人搬运货物,竟然靠一个人打拼盖了一栋6层的小楼。国内首部老兵类纪实节目《本色》,都专门为他拍了一集,很快大家就能看到。

  

  老兵张明洪

  他儿子也争气,目前在西藏当电视编导。

  问起他这些年的经历,他就一句话,靠自己劳动拼干啥都不丢人。

  这就是我要讲述的全部了。

  离开部队的时候,我们都有不甘不舍;离开部队之后,我们或许会有凄凉、挣扎的时刻。

  但最终,我们都要靠自己的奋斗去寻找方向。

  别忘了,自己是个军人。

  ps:本文线索和部分内容来自“中国退役军人”公众号和《中国退役军人》杂志第7期。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收藏举报投诉

  

  从军28载,正团职军官杨鸿,选择了自主择业退出现役。重新步入社会,他想把自己捏碎重塑,于是,他决定去工地打工。

  在工地的近半年时间,他遇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哨位君联系到他本人,倾听了他打工前后的心路历程,现在把他的故事,分享给大家。

  退役后,我们每个人,都在寻找一个答案。

  口述:杨鸿 记录:哨位君

  离开部队当天,卸了肩章,提着行李回到家,我一个人呆坐了很久。

  可不是嘛,自主择业是我自己提出来的,但终归也是某种“怀才不遇”的决断。我也想着自主干点“大事业”,但心里头总有个梗过不去。

  当天晚上,我梦见了去世的父亲。

  那是28年前的场景,他站在开满油菜花的村口,送我去部队。我正抹着眼泪,就听见身后父亲的声音:瓜娃子别怂,干出点名堂来!

  梦醒了,我也想明白了,自己已不再是人武部政委了,从今往后就是个社会的“新兵”,从头学起。

  想了很多,我决定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去打工,彻底沉淀一下,至于未来的事业,明年再规划。

  后来,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这样选择,原因真的很简单,我就是想把自己揉碎,然后重新开始。

  

  人武部任政委时为军属敲锣送喜报的我(右)

  01

  2017年8月31日,阳光燥热,我扛着铺盖卷,正式到工地报到。

  走之前我跟朋友说,别在外头说啥负面的话,我就是去锻炼锻炼,我之前都谢绝了北京两家媒体、一家央企的高薪邀请了。

  我跟老婆说,反正自主每个月还有钱,你就放心让我去吧。

  我还想女儿说几句的,结果她直接塞给我一句:爸,正好去减肥哈……

  工地是我通过上网查询,确定的河北固安县一家建筑公司。应聘时,我刻意隐瞒了之前的经历和身份。由于没有工地经验和技术,只能做小工,月薪4000元。公司领导问我干不干,我毫不犹豫地说:“干!”

  这是一处正在兴建居民小区的建筑工地,有10个左右的新楼,楼群主体已经起来,还有几栋还未封顶。项目经理安排一个姓张的小伙儿做我的负责人。我抱着被褥跟着他走过工地,来到一个二层楼的简易工棚,他推开二楼一个房门说:“住这间吧,现在就这个房间空着。”

  站在门口往里望,只见满地的烂鞋破袜、旧衣服,还有废弃的矿泉水瓶和啤酒瓶。床是一个大通铺,由几块斑驳呲裂的破床板和复合板拼成,可以睡六七个人。

  

  工地上的简易板房

  放下背包,我从隔壁屋子借来一把铁锹和扫帚开始打扫,然后出去找到一家超市,买回拖布、灯头、灯泡和一把挂锁,回来安上后,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我又把床板、窗户和地面擦了一遍,打开背包,铺上被褥。这时,我已是满头大汗,上衣也湿透了。等我去洗漱时,隔壁做架子工的彝族工友,早已鼾声如雷。

  透过窗户,我看见塔吊顶上的白炽灯,在无边的夜空里闪着清冷的光,夜里的工地一片宁静。

  这让我想起了新兵连的第一个夜晚,我就是这么愣愣的望着山顶哨塔的灯光,只是当年那个年轻人,如今成了47岁的大叔。

  

  旧照

  02

  打工的第1天。工地每天早上7点上班,11点下班吃午饭和午休,下午1点上班,6点下班。

  作息比部队还紧凑。

  我把手机闹铃设到早上6:20,结果整理、洗漱完,还是晚了——没有吃早饭的时间了。

  我的工作是为一二号楼的地下室窗户修理毛边,再在窗框子和墙的结合部抹上水泥。小张给我找来一顶红色的安全帽、一把铁锹、一个抹水泥的工具后,就离开了。

  我两眼一抹黑,只好揣测着要求干活。

  修整完两栋楼的地下室窗户,我又按照小张说的比例,用沙子和水泥调“灰浆”,一次调大半桶,正好拎得动。我随地捡了一个残破的塑料板,挑一点灰浆搁上面,再用小张给我找的工具,一点一点往窗框与墙的结合部上抹。

  这一天,除了吃午饭和短暂午休一会儿,到下午6点下班时,一号楼的地下室窗户还有两个没抹完。吃晚饭时,想到就我衣服最脏,为了不影响别人食欲,先回宿舍简单洗了一下。等我换了衣服和鞋子,跑到饭堂时,厨师正在刷锅,他抱歉地告诉我,不仅菜没了,饭也没了。

  出去找了点东西吃,走在路上都腰酸腿疼,一看手背还弄出了好几道伤口。

  

  打工期间的我

  03

  人生第一次留起了胡须。

  一来没时间打理,二来借机满足了一下内心对狂野造型的追求。

  当然,我也习惯了劣质香烟和十块钱一瓶勾兑酒的味道。想跟底层的民工打成一片,就必须适应他们的喜好,我甚至都学会了好几首伍佰的歌:

  “那就不要留,时光一过不再有,你远眺的天空,挂更多的彩虹……”

  

  留起胡须抽烟

  工地里算上我,一共有7名退伍军人。

  退伍兵老宋50多岁了,虽然早已心生归意,但因为包工头每年都要扣押一部分工钱,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不知何时才能给他彻底结清。

  因为常年在外打工,他没有时间教育孩子,儿子从小就痴迷网络游戏,以致成年后一事无成,甚至还要在家“啃老”。

  我和老宋经常摸黑蹲在工地小卖部外面蹭WIFI,听他跟儿子视频时互相斗嘴。

  

  跟工友一块自拍

  退伍兵老窦是工地上“最靓的仔”,身板笔直,除了冬天永远穿一件洁白的衬衣和藏青色的裤子。要知道,工地上尘土飞扬,每天要保持衬衣的洁白,还真具挑战性。

  要是下雨,他就穿上长筒雨靴,把裤脚捋顺了放在里面,我甚至看到过,他用衣服架拿着干洗回来熨烫得笔挺的外套,穿过工地。

  老窦比我大5岁,1985年入伍,曾在空军服役5年。

  老窦当年担任电报员表现优异,部队本是把他作为干部苗子培养的,偏不巧赶上政策调整,部队开始以大学生和军校生为主产生干部,他失去了提干机会。

  复员回乡后,根据当时的政策,他顶父亲的班,进了供销系统,以工代干干了几年,又赶上当地政策调整,未能转干。后来,他辞职经商,几年后血本无归,最后来了工地,也是从基层干起,不到一年,就进入了管理行列,至今已在工地干了十多年,现在在一个承包商那里当经理,据说年薪不低。

  

  为工友搬行李的老窦(左)

  每个人都有一堆退伍后的前尘往事,但我从未听他们在工地上抱怨过什么。

  04

  工地上有大量的重复性的枯燥的工作,以及极有规律的作息(很多工友晚上七点就睡下了)。

  我干过十几项不同的活。

  一个人到地下停车场,清理搬运施工后遗留的钢管、木方,拾捡钢筋头和废铁。

  一个人守在马路上,清扫施工车辆路过后遗落的土灰等杂物,防止扬尘。

  还有各种泥工木工搬运的活等等。

  

  打工

  

  来工棚躲雨的流浪的小动物

  但我最难忘的,还是和工友朝夕相处,一起上工,一起流汗,一起吃饭和住宿,一起抽喝廉价的香烟和白酒,一起急切地等待被拖欠已久的工资,共同品尝打工的艰辛和底层生活的日子。

  2017年12月31日,工地打工第122天,也是我打工的最后一天。本来,我打算至少干满半年,但进入冬季后,环保要求严,工地不准室外作业,再者天气严寒,也不适合混凝土浇筑,工地开始给民工放假,我只好提前结束了这次打工生活。

  我把每天写打工日记的电脑收起,被子褥子捆好,洗漱用具装起来。来工地后,我一直捡工友们扔弃的旧手套戴,朋友送我的10多双新手套就省下来了,我连同自费购置的一些工具,还有那个电热扇,都给工友们留下了。

  来工地之前,我是个大腹便便,谢顶秃发,身患“三高”的自主干部;离开的时候,我像个“毕业”的新兵,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人生没有一成不变的境遇,要上得主席台,下得工地,对一切安排都要能够宠辱不惊,坦然处之。

  世界上只有卑微的工作态度,没有卑微的工作。对退役军人来说更是如此,人生转折的时候,轻装上阵,即使卑微如蚁,也逐萤火之光。

  

  工棚一角

  05

  离开工地后,我回四川见到了同年兵张明洪。

  他是我们那一届的“小鲜肉”,年龄最小,英武帅气。

  谁曾想退役27年来,他就一直骑三轮车帮人搬运货物,竟然靠一个人打拼盖了一栋6层的小楼。国内首部老兵类纪实节目《本色》,都专门为他拍了一集,很快大家就能看到。

  

  老兵张明洪

  他儿子也争气,目前在西藏当电视编导。

  问起他这些年的经历,他就一句话,靠自己劳动拼干啥都不丢人。

  这就是我要讲述的全部了。

  离开部队的时候,我们都有不甘不舍;离开部队之后,我们或许会有凄凉、挣扎的时刻。

  但最终,我们都要靠自己的奋斗去寻找方向。

  别忘了,自己是个军人。

  ps:本文线索和部分内容来自“中国退役军人”公众号和《中国退役军人》杂志第7期。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Pam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