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产品大师”王晓秋: 技术不能转化为用户需求就是自娱自乐

NBD车我想在3天前分享

记者黄新旭丛刚

新上汽集团总裁一个月后,王小秋选择在Roewe RX5 MAX品酒会上首次亮相。对他来说,上汽乘用车的情绪不容错过。

曾在国家工商总局工作31年的王小秋在上汽乘用车上待了近10年。在国家工商总局独立项目成立之初,王小秋就是“先锋”。虽然中间有一个短暂的离开,但他在2014年重新获得了上汽乘用车,他“掌舵”了五年。 2018年,上汽乘用车进入自有品牌的准一线阵营,得分为729,000。

在谈到国家工商总局的发展思路和未来目标时,王小秋说:“未来,我们将统一集团在上汽各个领域的资源,并在汽车市场的寒冬中占有市场份额。”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公布的销售数据,7月份上汽乘用车销量为52,000辆,同比增长8.13%。在“国家五国六”转换季节之后,市场正在稳定和反弹。

自主基准合资企业

从目前上汽乘用车20万辆的初始销量到70万辆,王小秋的“转向手”作用显而易见。

“价格与价格比”是王小秋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因此他的同事也被授予“产品大师”称号。就像预售荣威RX5 MAX一样,王小秋表示,这款车可能会在定价方面做出一些牺牲,但它是一款可以进行基准测试的产品。

荣威RX5 MAX预售价格范围为149,800至179,800元,类似于荣威品牌的“爆款”RX5,但这两款车型并不相同。据上汽乘用车副总经理于景民介绍,荣威RX5 MAX并不是RX5的典范,而是一款新车型。

“荣威RX5 MAX是上汽乘用车的标志性产品。”王小秋认为,上汽乘用车的品牌需要依靠产品突破,而荣威也必须通过RX5 MAX这样的高品质产品。继续增加市场份额。

凭借70万辆汽车的年销售量,品牌化成为上汽乘用车必须考虑的问题。 “品牌不起来,没有未来,向上的关键是产品。”王小秋说,上汽乘用车的整个团队都对产品有所体现。结果是产品定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此上汽乘用车的未来从“技术”到“用户”为中心,技术无法转化为用户需求就是自娱自乐。

虽然品牌迫在眉睫,但这不是一次性的事情,王小秋说,“这个品牌需要时间,很紧急。”

随着2016年荣威RX5的推出,开启了上汽自主品牌的第二阶段,上汽汽车希望在2020年对其产品进行彻底的改变,从围绕技术到真正以用户需求为中心。

SAIC必须整合

“很多人对30年的合资和合作持怀疑态度。自主品牌是否学到新东西并取得了进步?“王小秋直接指出了中国汽车业多年来合资企业的疑虑。

图片来源:公司照片法院

早在国家工商总局独立项目启动之初,王小秋就作为负责人,领导了罗孚全系列核心技术产品的知识产权收购,并介绍了前罗孚工程师。当时,王小秋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说法:“我买了阿迪达斯,这并不代表我是姚明。”王小秋希望上汽乘用车能够消化吸收技术研究和生产,成为自己的能力。

拥有技术背景的王小秋始终认为,只有通过学习技术,汽车才会变得不那么神秘。目前,有许多公司可以用自己的品牌做硬件,但很少有公司可以控制软件校准并独立开发核心硬件和软件。

“上汽乘用车基本上已经固定了自己品牌最难克服的硬件和软件架构。从明年开始,我们可以自己控制所有参数标准。”据王小秋介绍,明年上汽乘用车的总动力将会有更大的进步,以解决自主品牌遇到的障碍。

在上汽乘用车突破技术瓶颈的过程中,如何协调上汽集团的资源,平衡成本和效率,成为王小秋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未来,我将对整个集团的技术资源进行合理调整,使商用车和乘用车拥有自己的技术中心。通过技术管理委员会,将消除资源浪费,使每个品牌花费最少。成本是最大的好处。“王小秋说,上汽必须整合。整合的目的是为了省钱,以及如何在日子不好的时候更有效地生产。

扞卫市场份额

作为国家工商总局的负责人,王小秋的紧迫感非常强烈。 “直播”是王小秋在过去两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常说的一句话。他认为,年是整个汽车工业的洗牌。

为了生存,上汽乘用车在产品价格上做出了一些牺牲。从去年到今年,荣威推出了两款荣威i5(59,900~10.69万元)和荣威i6 plus(69,800~119,800元)采用低成本高配置策略。王小秋在接受采访《每日经济新闻》时说,荣威的定价策略不是你好,但你死了。

回顾国家工商总局过去两年针对汽车市场寒冬所采取的措施,王小秋直截了当地说:“这还不够。如果能提前做好一些布局,对现状的影响将是大大减少了。“

图片来源:公司照片法院

荣威推出的RX5 MAX预计将有助于提升品牌销量。 “在目前整个汽车市场下滑的情况下,各大汽车公司都在大力推广。2019年,上汽集团的市场份额不容错过,必须坚持下去。因为市场份额低,相当于失去了位置。“王小秋说。

除了在国内市场的市场份额外,上汽集团在海外市场的份额也在增强。数据显示,上汽集团2018年实现汽车出口和海外销售27.7万辆,同比增长62.5%。今年,上汽的海外目标是35万辆。

王小秋认为:“国家工商总局的性质必须明确,必须做好的事情。如果你不为自己留下一个死角,上汽集团将不会关注这一天。”

收集报告投诉

记者黄新旭丛刚

新上汽集团总裁一个月后,王小秋选择在Roewe RX5 MAX品酒会上首次亮相。对他来说,上汽乘用车的情绪不容错过。

曾在国家工商总局工作31年的王小秋在上汽乘用车上待了近10年。在国家工商总局独立项目成立之初,王小秋就是“先锋”。虽然中间有一个短暂的离开,但他在2014年重新获得了上汽乘用车,他“掌舵”了五年。 2018年,上汽乘用车进入自有品牌的准一线阵营,得分为729,000。

在谈到国家工商总局的发展思路和未来目标时,王小秋说:“未来,我们将统一集团在上汽各个领域的资源,并在汽车市场的寒冬中占有市场份额。”

根据国家工商总局公布的销售数据,7月份上汽乘用车销量为52,000辆,同比增长8.13%。在“国家五国六”转换季节之后,市场正在稳定和反弹。

自主基准合资企业

从目前上汽乘用车20万辆的初始销量到70万辆,王小秋的“转向手”作用显而易见。

“价格与价格比”是王小秋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因此他的同事也被授予“产品大师”称号。就像预售荣威RX5 MAX一样,王小秋表示,这款车可能会在定价方面做出一些牺牲,但它是一款可以进行基准测试的产品。

荣威RX5 MAX预售价格范围为149,800至179,800元,类似于荣威品牌的“爆款”RX5,但这两款车型并不相同。据上汽乘用车副总经理于景民介绍,荣威RX5 MAX并不是RX5的典范,而是一款新车型。

“荣威RX5 MAX是上汽乘用车的标志性产品。”王小秋认为,上汽乘用车的品牌需要依靠产品突破,而荣威也必须通过RX5 MAX这样的高品质产品。继续增加市场份额。

凭借70万辆汽车的年销售量,品牌化成为上汽乘用车必须考虑的问题。 “品牌不起来,没有未来,向上的关键是产品。”王小秋说,上汽乘用车的整个团队都对产品有所体现。结果是产品定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此上汽乘用车的未来从“技术”到“用户”为中心,技术无法转化为用户需求就是自娱自乐。

虽然品牌迫在眉睫,但这不是一次性的事情,王小秋说,“这个品牌需要时间,很紧急。”

随着2016年荣威RX5的推出,开启了上汽自主品牌的第二阶段,上汽汽车希望在2020年对其产品进行彻底的改变,从围绕技术到真正以用户需求为中心。

SAIC必须整合

“很多人对30年的合资和合作持怀疑态度。自主品牌是否学到新东西并取得了进步?“王小秋直接指出了中国汽车业多年来合资企业的疑虑。

图片来源:公司照片法院

早在国家工商总局独立项目启动之初,王小秋就作为负责人,领导了罗孚全系列核心技术产品的知识产权收购,并介绍了前罗孚工程师。当时,王小秋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说法:“我买了阿迪达斯,这并不代表我是姚明。”王小秋希望上汽乘用车能够消化吸收技术研究和生产,成为自己的能力。

拥有技术背景的王小秋始终认为,只有通过学习技术,汽车才会变得不那么神秘。目前,有许多公司可以用自己的品牌做硬件,但很少有公司可以控制软件校准并独立开发核心硬件和软件。

“上汽乘用车基本上已经固定了自己品牌最难克服的硬件和软件架构。从明年开始,我们可以自己控制所有参数标准。”据王小秋介绍,明年上汽乘用车的总动力将会有更大的进步,以解决自主品牌遇到的障碍。

在上汽乘用车突破技术瓶颈的过程中,如何协调上汽集团的资源,平衡成本和效率,成为王小秋下一步的重要工作。

“未来,我将对整个集团的技术资源进行合理调整,使商用车和乘用车拥有自己的技术中心。通过技术管理委员会,将消除资源浪费,使每个品牌花费最少。成本是最大的好处。“王小秋说,上汽必须整合。整合的目的是为了省钱,以及如何在日子不好的时候更有效地生产。

扞卫市场份额

作为国家工商总局的负责人,王小秋的紧迫感非常强烈。 “直播”是王小秋在过去两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常说的一句话。他认为,年是整个汽车工业的洗牌。

为了生存,上汽乘用车在产品价格上做出了一些牺牲。从去年到今年,荣威推出了两款荣威i5(59,900~10.69万元)和荣威i6 plus(69,800~119,800元)采用低成本高配置策略。王小秋在接受采访《每日经济新闻》时说,荣威的定价策略不是你好,但你死了。

回顾国家工商总局过去两年针对汽车市场寒冬所采取的措施,王小秋直截了当地说:“这还不够。如果能提前做好一些布局,对现状的影响将是大大减少了。“

图片来源:公司照片法院

从对等方接收数据时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