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统新闻信息网

坚持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方向

今年年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先升后降,再趋平稳”,波动明显加大 自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贬值的压力有所增加,但自9月份以来,基本上采取了横向波动的形式。 截至9月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收于6.8814,较年初下降5.4%,与上月基本持平。 在某个时候,市场对人民币汇率贬值的悲观情绪有所上升,“破碎的7”理论再次浮出水面。

如果你从全球和市场的角度来看,你会发现价格波动是市场经济的常态。只有随着波动,价格机制才能在资源配置和自动调整中发挥作用。 对于最近的人民币汇率波动,没有必要紧张不安。

首先,涨跌是外汇市场的常态,人民币仍然相对强势。 自4月中旬以来,美元的快速升值导致世界上大多数货币贬值,包括一些发达国家 相比之下,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下跌,保持相对强势。 从年初到9月底,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贬值了5.4%,接近储备货币,如欧元(3.2%)、英镑(3.6%),低于发达国家的货币,如澳元(7.3%)、新西兰元(6.6%)、瑞典克朗(7.7%),也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如阿根廷比索(55%)、土耳其里拉(37%)、巴西雷亚尔(18%)

其次,全球贸易摩擦和一些新兴市场汇率波动的溢出效应影响了市场情绪 目前,全球不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不断增加,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土耳其和阿根廷国际收支危机的溢出效应不断增加,国际金融市场情绪波动明显加剧,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全球股票和外汇市场普遍下跌。

第三,美元指数的“跳跃”增加了汇率的波动 汇率是两种货币之间的汇率。从这个意义上说,人民币贬值和美元升值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具有很强的相关性。 过去两年,美元指数的波动性达到7.6%,是前两年的三倍多,客观上极大地推高了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货币的波动性。

第四,适度的汇率波动起到了宏观经济“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今年人民币汇率贬值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美联储加息和降息对国内货币政策的影响,也对中国出口产生了积极的短期缓冲效应。 当然,这种监管效果受到更多限制,不应高估。

因此,我们应该以共同的心看待人民币汇率的波动。 与2016年单边贬值相比,虽然本轮人民币汇率总体下行,但存在明显的双向波动,市场预期总体稳定,主要体现在:外汇供求总体平衡,银行结售汇基本平衡;贬值预期有所减弱,企业和个人不合理的外汇购买和跨境资金大量外流尚未发生。 展望未来,中国经济正朝着高质量发展,基本面良好,国际收支平衡,外汇储备充足,应对汇率波动的政策工具丰富。人民币汇率可以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保持基本稳定。

针对社会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和持有某种“通行证”的想法,我们认为重要的不是具体的“点”,而是正确的汇率机制。 只要这个机制是正确的,就不用担心“点”不会回来。

首先,我们必须坚持以市场为导向的汇率 市场机制是最有效的资源配置手段。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坚持市场导向,加强市场汇率决定,充分发挥市场在汇率决定中的基础性作用,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的灵活性,加快培育和发展外汇市场,丰富市场主体,完善市场产品,充分发挥汇率“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其次,要正视汇率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合理的均衡水平。 “打破7”和“保证7”理论都忽略了平衡是动态的,这一点非常重要。 人民币的均衡水平不是静态的。应适应人民币均衡水平的动态调整,增强汇率弹性,发挥自动市场均衡的基本作用,将人民币基本稳定保持在合理的均衡水平。

监管部门应进一步完善预期管理,建立定期和不定期的信息交流和沟通机制,及时与市场交换意见,合理引导市场和社会预期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主席刘世锦)